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武汉洪山奶农每天倒掉鲜奶万余公斤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育儿

武汉洪山奶农每天倒掉鲜奶万余公斤“哗哗哗……”7月5日早上6点左右,华农奶牛场的养殖户李运生把刚产出的鲜奶就地倒进了水沟里。瞬间,原本深

武汉洪山奶农每天倒掉鲜奶万余公斤

“哗哗哗……”7月5日早上6点左右,华农奶牛场的养殖户李运生把刚产出的鲜奶就地倒进了水沟里。瞬间,原本深色的水泥沟被染成了乳白色,白得刺眼。已经是第48天了,李运生和洪山区其他近50位奶农每天早晨都含着泪做这样的事。他们养殖的奶牛所产的鲜奶从5月19日起就无人收购了。

挤奶倒奶,奶农们不得不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因为正在产奶的奶牛必须要挤奶,否则会引起奶牛得病。因为原先定点收购的奶站拒收,挤出的奶只能倒掉,对这一切,奶农说“这太令人心疼了。”

本报 汪志 实习生 龚雷 郜青云

■倒奶

每天早晚各倒一次

“华农奶牛场”在洪山区狮子山华中农业大学附近。昨天一大早到达奶牛场时,大门紧闭。门卫值班的女士说,“已经搬走两家了,奶牛也卖了。”

47岁的李运生是华农奶牛场的一位养殖户,他从1985年开始养奶牛,2003年从外地搬来这里。找到李运生时,他和一位工人正端着一只小桶,将刚产出的乳白色原奶倒进水沟里。李运生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望着栏里的牛一个劲地叹气。

“从5月19日开始,原先的奶站不再收购牛奶了,每天所产的牛奶除了免费送一部分给周边的居民,多余的只好倒掉。每天早晚要倒一次。有时产的牛奶比较多,只好就近倒在牛栏的粪沟里用来冲刷牛粪。”李运生苦着脸说,过去牛奶都是卖给位于武汉市农科院菜科所附近的伊利和光明两个牛奶收购站。“但如今奶站关闭了,被晾在一边的就剩我们这些奶农,直接受损失的也是我们。”

据了解,洪山区有近50位奶农每天在这样倒牛奶。

直接经济损失140万元左右

傍晚六点,产出来的鲜奶照例要倒掉。李运生的妻子吴爱珍和雇请的两个工人都“下不了手”。“奶站刚开始停收牛奶时,因为自己不忍心就让工人陈木香帮忙倒奶,但接连几天她都一边倒奶一边哭,不得已还是得自己下手。”吴爱珍说。

李运生给算了一笔帐,不包括人工、水电成本的话,每头牛每天的喂养成本在20元以上,43头牛一天的基本开销在900元左右;牛奶卖不出去,每天的损失有1600元。这样他每天的损失在2500元左右,一个月的损失75000多元,而从5月19日至今已经损失了12万多元。

李运生表示,他们每天倒鲜奶,“真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据了解,洪山区的奶牛养殖散户主要集中在华农奶牛场、青菱乡奶牛基地和洪山街先建村,共有养殖户近50家,养殖奶牛1000多头,其中产奶牛约600头。据青菱乡的一位奶农介绍,一头牛一天的产奶量在20公斤左右,市场收购价是2.9元/公斤。以洪山区奶牛养殖户为整体算总账的话,因为牛奶无处可销,每天倒掉的鲜奶保守估计在1万公斤以上,养殖户每天仅牛奶的损失就在3万元左右。至今48天白白倒掉了鲜奶48万公斤,直接经济损失140万元左右。 奶农无奈贱卖奶牛

在李运生看来,目前他还能勉强熬下去,但同在一个大院里养牛的付成文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他是借钱买的牛,本指望养牛产奶赚的钱还债,如今这一切随着倒掉的牛奶也一起泡汤了。

付成文今年38岁,也是一个老养殖户,他和爱人周红霞目前一共养着20头奶牛。“开始只有一头牛,后来慢慢发展起来的。去年一次性找多家亲戚借了10万元引入奶牛,准备好好大干一场,结果事与愿违。”付成文说。

据了解,付成文他们买进的奶牛大都在1.2—1.3万元/头,但如今再卖的话只能卖出5000元/头的价钱。一起养奶牛的刘明生也撑不下去了,就在前两天一次性将30头奶牛全部卖掉了,仅此一项就亏损21万元。昨天中午见到刘明生的时候,他正在付成文的牛舍里和几个人打麻将。“牛卖了,自己也下岗了。”他对说。

“我实在卖不起,因为卖了连欠债都还不起。留着起码希望还在,卖的话连还债的希望都没有了!”付成文笑着说,“自己是个乐观的人,尽管目前遇到了问题,但相信政府部门肯定会站出来给予支持,替我们排忧解难。”

奶农生活陷入窘迫

中午,走进付成文在牛舍内的宿舍时,夫妻俩正在吃中饭,菜只有一条鱼。“这鱼是我从湖里捡来的发了点臭的鱼。”周红霞对说,现在每餐只吃一个菜,以后也许就要准备餐餐吃面条了。除了对生活的影响,付成文和李运生两家担心的是会给孩子带来影响。

付成文有两个孩子,小儿子付大家今年四岁,原在一家民办幼儿园上学,过完“六一”儿童节他就失学了。“其实每月就两百五六十元的学费,再加上生活费等,但生活来源断了只好暂时让孩子先回家。”周红霞心痛地说。

付成文家还有个在华农附中读书的女儿以及73岁高龄的父亲,女儿下学期的学费和老父亲的生活费都是他的心头病。“但是,李运生儿子李道军的事情更让我感叹,倒牛奶的事情已经开始改变他的人生了……”付成文说。

原来,李运生和吴爱珍的儿子李道军刚刚从华农附中毕业,今年中考位置值考了9.3,本来是想填报华师一附中,但考虑到家里的经济问题,担心万一上不了华师一附中录取指令线而读三限生的话得交两三万的费用,于是中考志愿填报了省实验中学。

“孩子的成绩一直都在全校前列,老师认为他考华师一附中一定没有问题的。刚刚出来的华师一附中指令线是10.3,而省实验中学指令线是15.3,完全可以上华师一附中,太委屈自己的儿子了!”作为父亲,李运生特别难受。 对话

“相信问题能解决 一切都会好起来”

长江商报:找过有关部门之后,你们得到帮助了吗?

付成文:有关部门曾给我们消息,说江夏和团风有两个地方有集中圈养的牛舍,奶农可以迁移到那里去。但我们去了之后才了解到,团风县的牛舍还没有建,需要我们自己拿出几百万资金,这不现实。江夏区也没有建,当地的一个奶农出头希望大家一起合伙建牛舍,但因为涉及到国土资源、环保多方面的政府部门,中途也流产了。期间,按每头产奶奶牛每天20元饲料费补贴我们,一共补贴了10天。

长江商报:你们认为可行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付成文:现实的是尽快想办法帮助奶农找到圈养的地方完成迁移,同时有奶站能够收购牛奶,降低奶农的损失。

长江商报:三聚氰胺事件出来以后,奶质产品生产要求应该提高了,你们生产的鲜奶能达标吗?

付成文:那件事情之后,我们这里的牛奶几乎每天都会被抽检,还要在奶站放三天,进行检测,从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据我们的了解,武汉市的一些企业,还常去河北、河南拖奶回来加工,其实奶源根本不够,但我们这边的奶却都白白倒掉了。

长江商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

付成文:我们会进一步恳请有关部门的帮助,继续着力事情的解决,相信这个问题会有一个解决方法的。有目标就会有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原因

奶站终止购奶 合同成废纸

把牛奶白白倒掉,关键是因为牛奶无人收购。据了解,付成文等人过去一直都是将牛奶送往位于武汉市农科院菜科所旁的“武汉市东西湖浩瀚奶牛养殖中心”,而这个中心又设有洪山光明和伊利两个奶站,是分别替武汉光明和伊利奶源部供奶的。奶农们都作为乙方与浩瀚奶牛养殖中心签订了购销合同。

付成文的合同在今年11月17日到期,合同中相关条款写得清清楚楚:合同期内甲方必须收购乙方合乎标准的牛奶,乙方必须将所产的牛奶全部交售给甲方。如甲方无故拒收,应赔偿相应的损失。合同期为一年。

5月18日,洪山光明奶站召集付成文等19家供奶户开会,表示奶站再也不收购牛奶了。当大家谈到“合同上规定违约要赔偿损失”时,奶站的一位负责人的答复是:“你可以去告我们”,一纸合同就这样成了一张废纸。

昨日,向浩瀚奶牛养殖中心徐总核实时,他没讲两句就挂了。

据了解,徐总5月18日当天还给奶农们留下了一份“牛舍租赁意向书”,意向书上注明:甲方是位于东西湖区辛安渡农场红星大队的武汉光明乳品有限公司奶源部,甲方在辛安渡农场红星牧场内现有牛舍9栋,每栋牛舍现有124个牛床位,牧场内配有收奶站(所属武汉光明奶源部)。意向书上还注明了具体的租赁形式等。“按照徐总提供的线索,我们怀着希望找到了这个地方,但牧场的老板说需要政府协调才能进去。”

付成文告诉,这些天来,他和其他奶农一刻都没有消停,先后跑遍了东西湖、江夏、黄陂、黄州、团风以及安徽阜阳、合肥等地方,也找了有关政府部门,希望找到一个新的奶源买家,那怕为此租赁新的牛舍,但目前仍一无所获。 三环线内禁止养奶牛 迁养成难题

在洪山区农业信息上看到3月10日公布的一则消息:4月起,中环线内洪山街、和平街、青菱乡长江三桥以内,畜禽养殖禁止补栏,城中村现有存栏8月之前全部处理完毕。同时,采取迁移到非禁养区养殖小区、在非禁养区集中组建养殖小区和出卖等方式,妥善处置禁养区内奶牛。

“按照市里的相关精神,三环线以内不能再养奶牛了。”先后采访了洪山区政府办盛副主任和洪山区农业局农工委陈副书记。

盛副主任告诉,武汉市鼓励奶农多养奶牛,但是三聚氰胺事件出来以后,要求由散养变成圈养,武汉市三环线以内所有无机产品,包括养牛、养猪、养鸡,全部要撤出去,这都是市里的政策。“慢慢将取缔这个散养户奶源的供应,将把所有的奶牛集中到园区来集中圈养。”

那么,既然有政策说是要集中圈养,为什么洪山这么多奶牛到目前还不能集中在一起?

“短短的时间,对于奶农和政府来说都是一个突然的事情,牛奶到底卖到那里去或者牛迁养到那里去一下子还解决不了。”盛副主任表示,洪山区相关部门已经在着手调查,看那些地方可以把奶农散养的奶牛集中收购圈养。

他们还告诉,付成文等奶农生产的奶质都是合格的,先后多次经过相关部门严格的检测。现在奶站不再收购鲜奶是市场行为,且事发后政府部门也曾做过光明和伊利等奶站的工作。

相关政策链接

今后一个时期,全市奶业发展的总体要求是:以保护奶农利益为根本,以提高良种化水平和转变饲养方式为基础,以建立奶农与企业合理的利益关系为纽带,以完善质量标准和规范市场秩序为保障,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为支撑,促进奶业持续健康发展。全市奶业发展的工作目标是:到2011年,在东西湖区、黄陂区、蔡甸区、汉南区等4个奶源、饲草料基地,新建年存栏1000头以上的生态奶牛养殖小区10个。

——摘自武汉市奶业管理办公室和武汉市奶业协会2008年12月发布的《奶牛养殖 乳品加工相关法规、标准文件选编》

公众号签到小程序
微信做小程序
社群新零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