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投资不应是贪婪与恐惧的轮回

2019-03-18 02:20:00

投资不应是贪婪与恐惧的轮回

A股一扫此前连续下跌的阴霾,迎来连续两天大涨,投资者紧绷的神经得到了一丝放松。

但欢腾之下也有隐忧。从相关信息来看,反弹过程中不断有投资者借钱进场抄底,准备把前期的亏损弥补回来。此次A股下跌幅度之大,破坏力之强,资金杠杆在其中起了巨大作用,如今前脚刚有投资者痛陈因为高杠杆身负巨债而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后脚就有投资者义无反顾地再次加入融资配资队伍。科学证明,鱼的记忆约为7秒,现在看来,股民的记忆或许不比鱼儿强多少。

诚然,A股经历"惊魂一刻"需要反思的地方有很多。A股交易制度的不完善以及金融体系的脆弱在此番下跌中暴露无遗。长期以来市场只愿唱多不愿唱空的倾向,客观上也在为几乎脱缰的A股煽风点火。然而,制造大涨与急跌的终究还是投资者自身。在敦促资本市场加快体制建设的同时,修炼自己的内心更是当务之急。

巴菲特说,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投资者的每一次起落沉浮,无不是在给这句名言再次镀金。当上证指数在资金的簇拥下迈过5100点大关,投资者对"牛市永动机"的渴望超越了对股价理性的认知时,"万点论"随之鹊起;当市场开始断崖式下跌,投资者对政策的期盼让他们做出"再等等"的决定;而在市场终将迎来反弹之际,恐惧又阻止了他们迎接黎明前的曙光。

然而退一步来说,巴菲特的逆向操作、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等投资哲学早已名扬四海,但贪婪与恐惧的悖论仍在反复出现。看上去这是因为人性缺陷难以弥补,实则又无可指责。如果把投资看成一场博弈,所有的贪婪与恐惧却又是当时看来的策略--当没有什么征兆可以预示后市下跌,为何要把在5000点继续买入的决策称作贪婪?当多重利好都没让股指有任何起色,斩仓又怎能算做是恐惧?

真正解决矛盾的办法或许不是反向操作,也不是刻意将自己的情感定义为贪婪或恐惧,并以此去回避。对收益的过分追求演绎出对收益的崇拜,解决此矛盾的终方法应是超越贪婪与恐惧本身。当市场起落牵动着投资者的神经,那么投资就仿佛变成了一次主动"求绑架"的过程。

投资应该是自由的,这种自由是不被贪婪、恐惧以及各种情绪所左右的。当投资以自我为中心,涨至心中目标即满足,跌至心中底线即收集,无所谓贪婪或恐惧的话,市场才能"为我所用"。


成都幼儿师范学校
热量表厂家
装配机器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