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从台儿庄战役看抗战初期的正面战场

2019年06月11日 栏目:时尚

摘要:抗日战争时期,存在两个战场。本文以台儿庄战役为切入点,考察抗战初期的正面战场。考察敌我双方的参战部队,对比双方的战斗力。战略防御阶段的
摘要:抗日战争时期,存在两个战场。本文以台儿庄战役为切入点,考察抗战初期的正面战场。考察敌我双方的参战部队,对比双方的战斗力。战略防御阶段的正面战场总体看是失败的,没有达到完全防御敌人消耗敌人的目的。
  
  关键词:抗日战争正面战场台儿庄战役
  
  1937年,卢沟桥的枪声点燃了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烽火。自此,国共两党停止了打了十年的内战,携起手来,同仇敌忾,共御强敌。这应验了古人之语,“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不过,依照当时的形势来看,国民党的力量与共产党的力量相比,无疑是的强大。因此谁为兄,谁为弟,亦不难分出。
  
  整个抗日战争——依照毛泽东的说法——是分为三个阶段的,即:战略防御阶段、战略相持阶段和战略反攻阶段。而且从抗日战争的实际出发,是存在着两个战场的:国民党军队担任正面抵抗的任务,从而形成了正面战场;共产党军队在敌后担任侧击的任务,从而形成了敌后战场。这两个战场不是截然分开的,而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长期以来,由于中共掌握了全国的政权,加之以长久以来意识形态因素的作用,使得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作用在很长时间内被我们忽略。通常在史书上能够看到的不过是“望风而逃、一溃千里”这区区八个字而已。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日渐深入,思想领域的坚冰日渐融化,学术界复现一派生机。对于抗日战争时期正面战场的作用已经有许多专家予以关注,并且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今看来,可谓是“前人之述备矣”。本文试以一场台儿庄战役为切入点,考察抗战初期的正面战场。虽有管中窥豹之嫌,亦属无奈之举。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又岂是一篇小文可以论明的?
  
  一
  
  台儿庄战役是徐州会战中的一次战役。徐州是津浦路和陇海路的枢纽,是山东、江苏、河南、安徽四省要冲,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就当时情势而言,中国军队控制着徐州,不仅北可威胁济南,南可进逼南京,而且保持了中国军事上的大动脉——陇海路,确保了郑州和平汉铁路的侧背。日军则企图使南北兵力在徐州会合,并沿陇海路西进,利用中州平坦的地势,发挥其机械化部队的威力,直扑平汉铁路,消灭郑州、武汉间的中国军队主力,一举攻占武汉。
  
  台儿庄位于徐州东北三十公里的大运河北岸,临城至赵墩的铁路支线上,北连津浦路,南接陇海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日军如攻下台儿庄,既可南下赵墩沿铁路西进,攻取徐州,又可北上策应板垣师团,断张自忠、庞炳勋各军的后路。这样,日军欲取徐州,欲得徐州会战之主动权,必先取台儿庄。台儿庄即徐州之门户,亦此次会战之关键。故此,中日双方指挥官对此皆是志在必得,投入了大量军力,展开了一场血战。
  
  二
  
  台儿庄之战战于一九三八年三至四月间。若自三月十四日起临城遭遇战为始,及至四月十六日峄县之战告一段落,历时月余。若自三月二十三日起日寇进侵台儿庄为始,及至四月六日台儿庄外敌寇被歼灭大半溃逃为止,恰为半月。中国军队以伤亡近两万之代价,毙伤敌万余,俘虏千余,战利品缴获不计其数。此役打破日寇“皇军不可战胜”之鬼话,使其遭受自侵华以来未有之大败。打乱了敌之部署,使其图谋破产。是役之后,民心大振,抗战以来的悲观失败之情绪一扫而空,抗日御侮之心愈加坚定。然而,大捷之后,上至统帅,下至普通民众,皆有自信心过度膨胀之虞,为徐州会战之败埋下伏笔。
  
  同时,台儿庄大捷亦使日寇意识到徐州地区集结了中国军队的“精锐部队”,很可能就是中国军队的主力。因此,日寇迅速调集大军三十万反扑徐州,一则为报复台儿庄之大败;二则也为寻找中国军队主力与之决战并予以歼灭,以实现其“速胜”之迷梦。
  
  这场战役的过程于史书上已标得清清楚楚,守卫台儿庄的三十一师将士的牺牲与功勋也是明明白白地摆在世人面前,在此毋需赘述。
  
  不过,日军既然认为第五战区指挥的是“精锐部队”,就有必要知道是那些部队参加了台儿庄作战。这些部队是:
  
  中央军(汤恩伯第二十军团、李仙洲第九十二军),
  
  原西北军(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张自忠第五十九军、孙桐萱第三集团军等部),
  
  原东北军(缪徵流第五十七军、常恩多一一师三三三旅等部),
  
  浙军(周?第七十五军),【注:此处因早年输入法缺字一枚,】
  
  晋军(商震所部黄光华三就师),
  
  川军(孙震第二十二集团军)。
  
  不难看出作战主力并非中央军,而是蒋介石眼中的杂牌部队。众所周知,在国民党军中,唯有中央军编制完备、装备精良、给养充足、训练有素。其余地方部队建制往往不全,人员素质较差,装备亦低劣。如川军孙震部士兵竟多用土制步枪。汤军团是役之初并未参战,换言之,是以艰苦之战斗任务皆是由杂牌军完成。据李宗仁回忆:战后“蒋先生曾惊讶地向我说:‘你居然能指挥杂牌部队!’”
  
  反观日军板垣、矶谷两师团全是日军中的精锐,是日军侵华之先锋队,可谓凶悍。然而经此一役,主力尽折损,残兵败将不复言勇。
  
  若分析日军精锐败于中国杂牌之原因,李宗仁自我总结为:“我违背统帅部的意旨,毅然拒绝将长官部迁离徐州”。不错,古语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李宗仁将军身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在敌兵锋距指挥部三十公里时仍不后撤,确有鼓舞士气之功效。而且作为战场主将,拒绝统帅部意旨,作出正确判断,保证了作战的胜利。
  
  其实,这仅仅是一个重要的条件,而非重要原因。重要的是,敌自七七事变以来势如破竹,连败国军,难免滋生骄气,成为骄兵,此其一也。敌寇自侵我以来军纪败坏,动辄屠杀我无辜民众,使我军民一心,同仇敌忾,此其二也。日寇长途奔袭,连战连克,无暇休整,至台儿庄时已成疲弊之师,此其三也。敌酋傲慢轻敌,指挥系统混乱,不及我军令统一,指挥得当,此其四也。此四者为台儿庄大捷之原因所在。
  
  若在此时,依台儿庄之成功经验,对日军实行“诱敌深入、穿插包围、各个击破”的战法,凭借国民党正规军的实力,当可使日军再败一阵。然而蒋介石竟然信心膨胀,意图与日军决战,调重兵于徐州。日军败阵后,分析认为徐州地区集结有中国军队的精锐部队,有调集三十万大军反扑。蒋介石之举正中敌寇下怀。结果到五月便丢失了徐州,李宗仁率第五战区沿陇海路西撤。
  
  三
  
  从台儿庄一役可以看出,在战略防御阶段的正面战场上确曾出现过转机。但由于国民党错误的战略未能抓住。毛泽东对形势的预测应该是也考虑到了国民党方面可能会犯的错误,才提出三阶段理论的吧。
  
  此时的正面战场上,国军占有数量上地理上的优势,完全可以发挥这种优势来抵消在机动上和火力上的劣势。兵法云:十则围之。然而面对早已经过充分准备,气焰嚣张的日寇,国民政府却采取了阵地战、消耗战的正规作战方式。殊不知,在机动和火力均不如敌的情况下,正规的阵地战只能消耗自己的力量,造成重大的损伤。这是由于当时消极防御的思想占了上风的缘故。统帅部中竟无一人想到应该采用积极防御的方法。国军中那批反共多年的干将们,居然也没有想到十年内战期间红军的战略战术稍加修改即可应用于国军队日作战。
  
  究其原因,怕是对的德国的军事顾问太过依赖吧。毕竟,德国的军事顾问再高明,也不可能对中国的状况非常了解。适用于欧洲的战法,对中日战场并不适用。从指挥系统,士兵训练,武器装备,后勤保障等方面来讲,中华民国的国民革命军同德国国防军是没有可能类比的。
  
  综上所述,战略防御阶段的正面战场总体看是失败的,没有达到完全防御敌人消耗敌人的目的。虽然有广大忠勇将士的牺牲,但是由于错误思想的指导,士兵的血不免白流。竟放任可能之转机于眼前白白丧失。可惜可惜。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放手发动群众,役人民的全面抗战代替国民政府的片面抗战,才能抓住一切机会,实现抗日战争的胜利。
  
河池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青岛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珠海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