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火影苍穹》笔名:宙星麟 火影苍穹 第十七章 比赛风波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历史

《火影苍穹》笔名:宙星麟 火影苍穹 第十七章 比赛风波不知火玄间看了看两个男孩儿,一般即将毕业的忍校学生大约是十二三岁,而这两个孩子应

《火影苍穹》笔名:宙星麟 火影苍穹 第十七章 比赛风波

不知火玄间看了看两个男孩儿,一般即将毕业的忍校学生大约是十二三岁,而这两个孩子应在十岁左右,一个身材瘦小,身穿蓝色服装的男孩,名字叫山吉花太郎。另一个体格略壮的男孩,名叫吉良任拓,玄间缓缓举起右臂,高声一呼:“淘汰赛的场,比赛开始。”下一瞬间,玄间化为一阵烟消失不见,并出现在四代目身边。

山吉花太郎纵身一跃,跳至空中近十米的高度,右手取出两只手里剑,对准吉良任拓便甩了过去,吉良不紧不慢的从忍具包中取出两只苦无甩出,两只手里剑与苦无在半空中互碰落地,花太郎落地的同时并向对方冲了过去。

吉良取出两个烟雾弹扔向地面,“砰”地一声,一阵紫烟升起,山吉花太郎不敢冒进,

拿着一把苦无横在xiong前,两眼紧盯烟雾,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三四十秒以后,烟雾散去,但吉良已经不见了身影。

山吉环顾四周,神经紧绷,场地是直径八十米的圆形土地,有十余棵四个成年人合抱粗的树木,再有就是高五十米的围墙,山吉取出三把缠有引爆符的苦无,射向大树集中的三个点,只见三朵蘑菇云伴随着爆炸声缓缓升起,可依旧不见吉良的踪迹。

这时,山吉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本能抬头,看到斜上方六十度有几把带引爆符的苦无射来,当即查克拉运用到双脚,奋力一跳,“轰”,只见一阵尘土飞扬,碎石四射开来,紧接着上方射来几把苦无,他又再度来了几个后空翻,刚停了下身来,耳边传来几道破空声,眼睛的余光看到数把手里剑,离自己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了。

已经来不及躲闪了,顿时心神意乱,惊恐地闭上了眼睛。正当他准备忍痛承受下来时,一道身影出现挡住手里剑:“场比赛,吉良任拓胜出,下一组上场。”正是裁判不知火玄间,花太郎略显呼吸急促,暗叹了口气,而吉良出现在场地大声欢呼。

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里,因为比赛实在没什么亮点,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处于半昏睡状态,哈欠连连,甚至有人直接睡着了,比赛进行到晚上七点还没结束,但天色已晚,只有到第二天继续

第二天九点半,现场再次被人海所填充,淘汰赛只剩不到五组,很快就会结束了,这次,人们的注意力都提高了不少,大多数人都在打探复赛的情况,这场复赛有不少亮点可看,比如说宇智波三忍中的两个,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

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淘汰赛很快就过去了,接下来就是众人所期待的复赛,进入复赛的人,质量上就优于淘汰赛不少,作为下忍级别的参赛者,他们有较少的一些人会是有点简单的遁系忍术,但大多数人还是主用忍具。

不知火玄间来到场地中心:“我宣布,即将进行下一场比赛的双方,宇智波鼬和日向辰鑫,请双方入场。”在众多观众期待的目光中,身穿深蓝色上衣与黑色短裤的鼬,面无表情地走出候赛区,他身边是一身灰衣的日向辰鑫,

当看到他时,凌飞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对于这“个”对手,凌飞还是有些关注的,只可惜两人的实力差太大了。

不过,一段时间没见,可以看出日向辰鑫进行了十分严格的训练,就从气质方面来说,日向辰鑫便比以前跟他见面时沉稳了许多。

当不知火玄间的右手挥下时,日向辰鑫便以快速地左右宊闪的方式接近鼬,凌飞看到他的动作,心里边有了个大概,辰鑫的年龄终究是太小了,他不是鼬那样的天才,六岁就有中忍的战力,他连下忍的实力都没有。

另一边,坐于观众席上的日向家族族长——日向日足,见到辰鑫选择近战时,眼中流出一丝赞赏,强者要懂得发挥自身优势,他知道辰鑫不是鼬的对手,但他不在乎,他看中的是成长。

日向家族是体术世家,他们体质特殊,被称之为忍术绝缘体,他们的战斗都是以柔拳法为主,体术被世人称之为日向流,极擅长近战。

在辰鑫近身的过程中,鼬缓缓闭眼,再睁开时,一双腥红的双眼盯着辰鑫——二勾玉写轮眼:“啊,是写轮眼!他开启了写轮眼,这个鼬也只有六七岁吧。这么小的年龄就能开眼,真是了不起,不愧是天才,那止水呢?”

“不知道!但我认为早就开眼了。因为止水的天赋不比鼬差。”周围的观众席不断传来一道道惊叹声,辰鑫听着很不自然,宇智波家族与日向家族都是瞳术家族,三大瞳术两家分别排在是第二与第三,两家都以瞳术名传忍界

现在,两家在赛场相遇,可是他的白眼可还未开眼呢!居然碰到了一个六七岁开眼的变态,碰到那个妖孽小鬼还不够吗!呜

不过无奈的同时,辰鑫的攻击丝毫不敢放松,鼬瞬间后退,同时双手飞速结印,观众中的忍者惊讶于鼬的结印速度,只见鼬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在嘴边:“火遁——|豪火球之术。”一颗巨大而炽热的火球从嘴中吐出,辰鑫感受到那灼热的风浪,大惊之下,急忙躲闪,但他还太弱了,身法还不够灵活,速度也不够快,身体的五分之二被烧伤,同时被火浪推出远远地,无法控制自身,重重的摔在地上,嘴角流出一丝猩红的血。

忍者之间有流传,与日向对战,绝不可打近身战,日向家擅长点穴之法,点在身上不同的穴道上,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可增强查克拉或令查克拉停止流动,并借此达到操控对方的目的,而柔拳则是将自身的查克拉打入对方的体内,破坏经络系统和内脏。

所幸,辰鑫的实力还很弱,鼬以火遁攻击,可确保无恙,辰鑫的查克拉的量也稍显不足,没能完全躲过,紧接着,他忍痛掷出六把手里剑,而鼬只用了三把手里剑就地挡了下来,同时跳向空中,在空中甩出四把苦无,苦无飞向辰鑫的后方,辰鑫不由一阵疑惑,:他为什么不攻击我,该不会是失误吧?!

但只要是有些眼力的忍者就不会这样想,因为善于观察的人都隐隐约约的看到在宇智波鼬的左手四指上系着四根铜丝,只见鼬左手轻轻向后拉,后方即将落地的苦无忽然回转,射向辰鑫的背后,在辰鑫将注意力刚好放在后方的苦无时,鼬的右手向外划个较大的半弧,只见之前那已落地的手里剑中飞起三只,正面射向辰鑫。

这样就形成了前后夹击的攻势,“碰”一身轻微的爆炸声响起,飞向辰鑫的三只手里剑化为三把巨大的大型手里剑。

由于体型较大,攻击面积也较大,辰鑫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势,不由一阵慌乱,不知如何应对,凌飞看到这个忍具用法,不由眼睛一亮,宇智波家族除了精通的火遁,还有就是对忍具的精妙运用,他们不止是写轮眼,宇智波是火遁世家,火遁系忍术无人能及,包括钻研到的忍具战斗之法,可以说宇智波将忍具玩的神乎其技、妙到、无人能比。

辰鑫已避无可避,只能看着大型手里剑冲到眼前,眼看着就要被大型手里剑贯穿了,辰鑫全力运转查克拉,瞬间卧倒,三只手里剑冲过他刺入地面,辰鑫即刻爆发全身查克拉,迅速躲闪,后空翻了十几个跟头,一落地,xiong口如鼓风机般一起一落。突然,他发现自己在一片人形阴影中,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鼬不知何时跳至他的上方,并已结印完毕:“火遁——凤仙花爪红。”一连串的小型火弹满天射来。

辰鑫一咬牙,拿出一把带引爆符的苦无掷出,引爆符和小火弹相撞,一阵烟雾升腾,几秒钟之后,又冲过来十几颗小火弹,而这时已来不及使用引爆符,辰鑫将全身的查克拉注入右手,凌空拍去:“柔拳。”一阵较强的掌风迎面吹来,十余颗小火弹当即消散,暴露其中的十几个手里剑,迎面射来。

此时的辰鑫体内的查克拉已经耗尽,呼吸急促,无力躲闪,就在辰鑫将被射中时,不知火玄间出现在辰鑫身前,挡下了手里剑,:“此局结束,宇智波鼬获胜。”

观众一片感叹,对鼬忍具的运用,十分赞叹,感叹他的天赋,复赛的一场也由止水胜出而终结,至此复赛结束。

北京治白癜风医院那家好
湖南各种阴道炎治疗方法
哈尔滨男健医院治疗阳痿
南京治疗女性不孕不育费用
汕头现在的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