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福田内阁支持率跌至谷底小泉欲趁机东山再起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游戏

福田内阁支持率跌至谷底 小泉欲趁机东山再起《环球人物》杂志特约徐静波发自东京福田康夫自从2007年9月当选首相后,瘦了5斤,老年

福田内阁支持率跌至谷底 小泉欲趁机东山再起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

徐静波发自东京

福田康夫自从2007年9月当选首相后,瘦了5斤,老年斑也多了不少。他压根儿没有想到,日本中央银行总裁的任命,会遇到这么多麻烦,新总裁的人选迟迟难以确定。反观近邻中国,“两会”成功的召开,中国国务院机构改革说变就变。对比是何等强烈!难怪福田首相私下对阁僚感叹道:我真羡慕中国领导人啊!

更让福田首相烦心的是,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先生,打算好好地利用一下他的困境,开始“小泉第二春”。

央行行长困境

3月18日,日元与美元的汇率高升至95日元,创下了22个月来日本外汇市场的纪录。与此同时,东京股市的日经平均指数跌破12000点大关。而在一年半前,日经指数还坚守着14000点大关。

“日元升值,股市暴跌”,这种日本经济可怕的局面已经持续了1个多星期,而掌控国家金融外汇市场的央行行长却不在位。确切地说,是没有通过国会的任命——3月12日和3月19日,福田首相建议武藤敏郎出任新行长、伊藤隆敏出任副行长的提名,两次被参议院否决了。把控参议院的在野党——日本民主党下决心不给首相面子。民主党认为,福田首相提出的两个候选人,都是来自于财务省,而且都当过财务次官。“财务和金融可是两码事,新的日本银行总裁必须起用金融专才,这样日本才不会陷入‘美国金融跟屁虫’的被动局面。”

央行行长持续空缺,福田首相感到有一种极大的压力,但一时无法解决。让首相烦心的事不只是这,进入2008年以来,福田内阁的支持率非但没沾上新年的喜气,反而直线下降,已经跌至24%。

福田康夫也曾干过“漂亮的一记”。他把遭到参议院否决的“反恐法案”退回众议院,以“二次回炉审议”的强硬手法通过,使日本自卫队支援印度洋美军舰队的供油活动得以继续,从而避免了与美国的外交危机。

但是,这一点并没有赢回日本国民的心。日本老百姓关心的是:油价飙升,我们怎么办?福田首相棋差一着,他提出的减轻国民汽油税法案,本想“解套”,反而“深度套牢”——油价这个单纯的经济问题,一到了被在野党控制的参议院,就上升为严重的国内政治问题了。

如今,“福田内阁4月下台说”已经出现在日本的一些主流媒体上。福田虽然表现出并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国会空转,央行行长的重大人事任命无法通过,自民党内部分不满分子已经放出话来,要求福田前任的前任——小泉纯一郎重新出山,取代福田。这令福田首相很不开心。

小泉第二春

小泉是日本战后在位时间长的首相之一,也是少有的到期卸任的首相。他对日本国民似乎有种“魔力”,而且至今人气不减。

在日本政坛,人们把小泉称为“变人”(非正常人)。20多年前,他与前妻离婚时,前妻的肚子里还有5个月大的胎儿。小泉离婚的理由很简单:“你要做政治家的妻子,就要跟我吃苦。你如果不想吃苦,就不要做政治家的妻子”。就这样一句话,令这位比小泉小11岁、大学三年级就嫁给他的年轻夫人痛心不已。几年前,小泉的母亲逝世,前妻带着儿子来参加葬礼,小泉居然把母子俩堵在门外,禁止入室祭灵。于是乎,当年犹在腹中的小儿子,现在虽然二十好几了,还没有见到自己的生父,只是从电视中眼巴巴地望一望这位首相的影子。

2003年,喊着“改革”口号的小泉,终于成为了日本第89代首相。不过,他的改革成果远没有口号那么美妙,他给后任留下了一个贫富悬殊的烂摊子。

离开首相官邸后,小泉似乎安分守己了一段时间。直到2007年10月,在沉默了一年多后,他次公开参加他所属的自民党派阀的会议。只是,他闭口不谈政局,更是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12月9日,他和前首相森喜朗一起在神奈川县打高尔夫球,森喜朗问起他的近况,他轻松地答道:“当首相时,我是2个小时醒一回,现在可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进入2008年,小泉公开亮相的次数剧增。2月14日,他高调访问冲绳,视察宫古岛一家从甘蔗汁中提取燃料的工场。这也是小泉卸任后次到地方访问。他对工场管理者说话的口气,俨然如当时的首相:“请牢记,环境保护和新能源开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国策,不可轻视。”这令随行的们大吃一惊,猜测纷纷。

2月22日,在中国国务委员唐家璇访日之时,小泉来到东京的八王子市,出席一个群众集会并发表了演讲。提到参拜靖国神社一事时,小泉加重语气说道:“我是怀着对死去的人的敬意和诚意去参拜靖国神社的,但是中国政府却批判我是一个不知羞耻的人。”一时间舆论哗然,小泉是故意选了这个时间,对福田的亲中路线做出批判吗?

3月13日,小泉又跑到静冈县,为他的“子弟兵”——自民党众议员片山五月拉选票。片山本是日本财务省的一位女审计官,去年众议院大选时,她被小泉请来,作为“刺客”空降到静冈县选区,和一位反对小泉的党内议员“较量”。在小泉的精心安排下,片山的“行刺”果然成功了,她当选为静冈县的国会议员。

但是,“福田时代”的大幕一开,那位落选议员受到了自民党高层的“关照”,开始寻求东山再起。片山五月还能保住自己的选票吗?未知数越来越大。小泉觉得,危机重重,他必须挺身而出,充当他那些“刺客”子弟的保护神了,同时也要牵制福田的调和路线。

就在同一天,小泉又急匆匆地跑到了新加坡,在一个由美国大型证券公司主办的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这是小泉卸任首相以来,首次访问外国。第二天,他又访问越南。除了会晤越南总理阮晋勇和国家主席阮明哲外,还视察了当地的工业园区。

日本舆论越来越关注小泉的动向,对他复出的动机做出了种种猜测。为了安抚民心,也避免成为攻击目标,小泉近在和自民党负责选区工作的干部谈话中,对媒体揣测的“福田内阁4月下台说”做出批判:“没有必要去相信这些猜测,更没有必要去附和在野党的夺权计划,让福田首相稳稳当当当到明年任期满了为止。”

外界认为,这是小泉在掩盖自己重出江湖的阴谋。

迷糊的4月政局

和小泉一起折腾的,还有福田的前任安倍晋三。去年11月,还在家中保养肠胃的安倍,便开始接二连三地会见自民党议员,和保守派政治家们密切联系,麻生太郎、中川昭一都是他的“圈中人”。3月初,当福田内阁陷入央行行长困境时,安倍也宣布回归自己的国会派系“町村派”,并挂上了“顾问”的头衔:“(我)将从零开始,以一名国会议员的身份支持福田政府。”

相比之下,安倍复出,可没有小泉那么受欢迎。一名议员冷淡地说:“(安倍)给国民和政党都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我认为他暂时应该保持沉默。”媒体除了惊呼“他胖了”,似乎也无话好说。

福田受困,小泉反扑,安倍冷遇——日本政坛陷入了“三人行”的谜局中。何去何从?这也许要取决于福田康夫自己的努力了。

福田从没像安倍那样,有一种扎根首相官邸的欲望。他甚至一直自认为是一个“过渡人物”,情愿每天坐车上下班,也不愿住到首相官邸中。一直拖了3个月,才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中,和贵代子夫人一起搬进去。但是,每逢周末,他依然回到他自己的公寓楼里。生性淡泊的他,似乎没想过要创造自己的“执政奇迹”。

摆在福田面前的困难实在太多。自民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的法案,到了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就变成了废案。用他自己的话说,“自民党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的困境,甚至没有这一方面的应对经验”。他试图寻求与在野党的联合执政,结果也泡了汤。

好在福田善于在政界打太极拳。在野党占据参议院多数议席的背景下,他放弃了小泉的强硬路线和安倍的理想主义色彩,脚踏实地地推行“对话路线”,不仅让那些被小泉赶出自民党的议员们“光荣复党”,更给落选的议员发放每月生活补助。在经济上,适当恢复公共设施建设,振兴地方经济。在外交上,积极推进新亚洲主义路线,全面发展与中国的合作友好关系。

但是,在许多人的眼里,哼哼哈哈的福田首相没有自己的施政纲领,也没有十分明确的施政目标。“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自民党议员们抱怨自己的首相是“能不表态的就不表态,必须表态的就说哼哈”。

但是,福田也有一怕,那就是在自己的手中被民主党夺去政权,成为自民党的历史罪人。他不愿,也不想。他期望的是,能够在今年7月,做好东道主,主持好在北海道举行的八国首脑会议,为自己的政治生命划上一个美丽的句号。

对于福田的“软弱执政”,自民党内一部分议员开始怀念小泉时代的“武斗派”作风,他们呼唤强硬的小泉重出江湖,用他的“斗”和“狠”来对付民主党的进攻,挽救日落西山的自民党。

不过,日本舆论担心,如果小泉再度出山的话,日本有可能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国家——贫富悬殊继续加大,一边是“欧洲贵族”,一边是“非洲难民”,即使高喊改革的口号,阵痛过后必是一滩鲜血。因为小泉根本没有为国民准备好愈伤的药。

(作者为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

散装水泥罐车价格
瓷器鉴定交易
雅乐互娱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